《印刻文學生活誌》2004.九月號:安伯托•艾可

定價 : $160
好事多磨

炎夏八月,完稿期間,抽身離開編輯台,南下府城成大,台灣文學營,四百多學員,四十多位老師,三天兩夜難得盛會,是印刻又一次新的開始。

甫回台北,竟遇上連放兩天假的艾利颱風,工作再度停擺,真所謂好事多磨。

一九八○年,安伯托•艾可四十八歲,出版第一部長篇《玫瑰的名字》,從記號語言學家變成暢銷小說家,聲名遠播,八三年中文版印行,其魅力亦風靡全台。書中中世紀背景,訴說一個知識狂殺人的故事,並假定亞里斯多德《詩學》下冊的存在,接續現存《詩學》以悲劇為主的討論,討論喜劇的功能並讚頌歡笑。只是這本作為整部小說決定性關鍵的,原來是不存在的。一切的一切全是虛構,啊,知識竟然也可以虛構,小說家的權柄如此巨大,除了史實的捏造修改,還包括知識,我們一度毫不懷疑的所謂永恆的諸多知識。

相較於小說的繁複厚重,艾可的雜文顯得可親多了,本期專輯推出艾可雜文,選自艾可每週在《快訊》(L’Espresso)週刊底頁所寫的專欄「智慧女神的魔法袋」,除了幽默機智,不時可見小說家筆力,更不乏文學家對社會政治的關切與參與。


朱天文新作〈巫事〉亦可作如是觀。去年九月,創刊號,刊出朱天文《巫言》首章〈巫看〉,此際適逢創刊週年,特別推出第三章〈巫事〉,全文描繪「當下族」,「但願也能呈現出某時某刻特殊時空下唯一只在台灣才可能產生的獨特性」。時間是千禧年前後,立委選舉前,一段「無法把它描繪成壯烈,連悲傷都無法,自然也不會叫苦或辯護,最後只能出之以荒謬,和無奈」的過往經歷,凸梯荒誕背後是深深嘆息。後續小說家尚有兩章要寫,文末小記裡透露明年完稿,這漫長牢獄般寫作生涯,也是一種好事多磨吧。

此外,王德威教授從遺民文學的觀點,歷述明末迄今政治流變及其所產生的後遺民寫作,對於當前熾烈的國族論述當有所釐清與啟發。

一年已屆,我們將慢慢調整專欄並添補其他欄目,請讀者拭目以待。其中「文學原鄉」繼第一波小說家篇之後,推出詩人篇,率先登場的是九十一歲的詩人巫永福先生,由於不輕易出門,整個訪談活動只能全部在家進行,難得一次不出外景的原鄉。羅智成「瞬間的形成」,為新闢欄目,探索美感之形成與轉折,為詩人近來難得的散文創作。

出 版 社 : 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有限公司 作  者 : 印刻文學生活誌
書系編號 : 13/第壹卷第壹期 頁  數 : 264頁
圖書規格 : 21x28cm 出版日期 : 2004年09月
重  量 : 平裝/黑白+彩色 成陽書號 : MIN013

目錄
  13 第一卷第一期(九月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