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在二二八迷霧中的王添灯
第四章 消失在歷史的迷霧中
三、不堪觸及的傷口

當時,王添灯的母親已是七十幾歲的老太太了。從小,王添灯就是她七個孩子裡頭最乖順的一個;怎知如今竟會落得生死不明的下場?她始終不能理解這樣的政治條理。

聽到王添灯已經被殺的風聲之後,王添?的母親只要聽說哪裡有人被打死或哪裡有屍體,立刻就帶著女兒王秀琴與孫女王純純去認屍。在南港橋下,她們在那些被蒙上眼睛,剝光衣服,只剩內衣褲的屍體當中,一個個翻看,卻都沒有看到王添灯。在寒風淒淒的淡水河邊,她們忘記了害怕,把屍體一個個翻過來看,結果還是沒有找到王添灯。

終其一生,王添灯的母親終究還是沒有能夠領回王添灯的屍體。更惡劣的是,還有一些人乘機斂財,故意欺騙王老太太說:「我知道王添灯被關在那裡,只要花點錢就有辦法。」這樣,王老太太也因此被詐騙了好幾次。

此後,只要一跟她提到王添灯,她就忍不住哭!因為這樣,王家的人從此以後就絕口不提「王添灯」。「二•二八」也因此成為王家永遠不堪觸及的歷史的傷口……。

四、死亡傳說

關於王添灯的生、死真相,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人能夠確切說出他究竟是生?是死?如果是死,他又是怎麼死?在哪裡死的。

首先是前面提過的陳儀於同年四月向蔣介石報告的電文中提到:「王添燈(灯)有於混亂中被擊斃命消息」。

一九四八年夏天,「二•二八」之後流亡上海,再轉往香港的蘇新,也輾轉聽到了王添灯的死亡真相。蘇新說:

有一次莊希泉(前任人大常委,前二、三年去世)帶我們(謝雪紅、楊克煌、周明、丁光輝等)到香港鴨二洲去參觀廈門同鄉經營的「麵線廠」。廠長請我們吃「肉麵線」和「魚麵線」。莊希泉向廠長和工人們介紹說:「這些臺灣同胞是臺灣二•二八起義失敗後逃出臺灣,到香港來的。」一個青年工人就說:「我也是二•二八以後離開臺灣的……。」

其他人在參觀工廠的時候,我就和這個青年工人聊起來。(可惜,當時沒有問清楚他的姓名)據這個青年工人說:他是廈門人,被抓去當兵,在憲兵第四團(團長是張慕陶)當憲兵。張慕陶審訊王添灯的時候,他在門口站崗。他被打得很厲害,鮮紅的血從臉上往下流,後來滿頭滿面都是血塊,但是王添灯絕不屈服,大罵張慕陶。他很害怕,覺得太殘忍了。但是更可怕的是他看到王添灯被燒死的情景。當時正好是他站崗,從審訊室聽到張慕陶罵王添灯:「你這個野心家,想當臺北市長……」。王添灯回答說:「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當臺北市長,但是,如果臺灣人民要我當臺北市長,我就當……。」張慕陶暴跳如雷說:「好!就讓你到陰間去當臺北市長吧!」接著,他就命令衛兵往王添灯身上潑汽油,從頭上到腳底,都是濕淋淋的。最後,拉到一個地方,點火把他燒了。王添灯大喊大叫,但不知道喊些甚麼。因為那個青年嚇得暈倒了。以後,覺得臺灣這個地方太可怕了,所以就設法離開臺灣到香港。
蘇新所聽到的說法,雖然不一定是真的,但總算是一種可能。而且,從他所聽到的內容來看,它也十足地反映了一個封建專制政權的殘酷性的一面。

到了一九九一年八月廿七日,王添灯的哥哥王水柳在新店大化佛堂接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口述歷史》採訪時,也根據蘇新的說法提到:
添灯聽說是被用火燒死的。一個衛兵曾經轉述當時的狀況:當日有人問王添灯是不是有意當臺北市長。添灯回答說:「我哪會說這些話!不過,以後若用選舉方式選市長,那我也敢出來競選!」那人馬上說:「那你到陰間當市長吧!」旋即將汽油潑在他身上,放火將他燒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