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靖/印刻出版
出版日期20090320
定價260元.特價205
 
我的感悟力太強,感性奪去理智的空間還侵蝕了一大塊。我的腦子徹底壞了,長年以來不斷累積怨恨、
輕視他人的意念,但始終未發現負面情緒的傷口在胡亂擴張蔓延,到現在已經達至病入膏肓的程度卻哭
喊不出半點痛楚。  --歐陽靖(GinOy)
 
 
出生於西元一九八三年九月台灣台北市,母親為資深演員兼動物保育推動者譚艾珍(由此可得知,那是一個滿布犬吠聲與歡笑聲的成長環境)。 西元兩千年因無法適應於同儕排擠的壓力而輟學,離開學校後便進入社會。 期間曾先後做過夜店領檯人員、藝人、攝影師等勞動工作,直到認知自我完全無法適應於大社會的弔詭之處,才專心投入長年以來最感興趣的文字創作領域。 基本人格是:樂觀但不開朗、健談但難相處。 BLOG:http://ginoy.blog.shinobi.jp/


 

◎王偉忠(電視教父):
「歐陽靖出生沒多久,我就抱在懷裡了,那時的她,沒有刺青只有胎記。
 記得我最後一次和她面對面坐下來聊天,是她維持著從小一直胖到國中的體型,當時我們談的不是偶像與
 流行而是政治,那時的我就覺得這孩子才華洋溢。後來胎記變成了刺青,她果然也變成了一個喜歡書寫文
 字和音樂的創作人。雖然創作在現在不一定有位置,但以她的才華,我相信在未來,一定有個預留好的空
 間在等待著她。希望將來她走到這個位置時,別忘了我這個曾經懷抱著她的老伯。加油!怪俠歐陽靖!

◎謝春德(攝影大師):
「地圖上的家雖然依稀可辨,歐陽靖卻血流成河地把親族們匯聚為新世界的所在。因此殺戮成了辨識身分的
 證據。那就勇往直前吧!

 


 
時空背景為完全架空的「現代」( 相同歷史背景的此時此刻 ),關於現世某人內心掙扎的故事。在高聳入雲的超高大樓城市裡,地面情報販子阿樂,與理胤堂的島深雙胞胎兄弟,進行從小到大、心靈與世俗權力的爭奪與合作,還有妻子暗殺者伊月,與發臭的到酒店上班的小妹妹,在狀似民主體系政治與黑道統治下,暗藏他們被遺棄的幽黯心靈風景,與如何生存下去的痛苦掙扎,和一生的宿命。 

當地面成為冷寂不見天日的闇黑空間
入夜後,自然消毒機制及大樓升降即將開啟
貴族的血與平民肉身區分為二 尊貴至上的靈魂終於現身…… 是寓言或警語

當超高大樓櫛比鱗次占據視線   高與低的物理及社會結構斷然隔絕
無法理解、不能接觸、全然無感的人與人間   誰是真正能存活的王者?
屬於你我也曾有的 被遺棄的 幽黯心靈風景

 
 第一章:南角大廈(上)
 民國二十一年六月七日.下午1點15分.東13區南角大廈
 


 
東13區,南角大廈。一百四十九樓有擺放大量的舊衣回收箱。

所謂南角大廈就是那棟在十二年前改建成廢棄物處理中心的巨大建築;也是這個城市中平面面積最大、最為老舊的建物。傳統的內部管線配置因為歷經戰亂跟氣候影響變得不符合現代人基本住宿或商業往來所需。本來在二十年前的大型都市更新計畫中就應該被爆破拆除,但是大廈全區囊括腹地所在位置又剛好近臨東南海港海潮交會口;相當適合裝置核能發電或鎔爐冷卻系統,我們睿智的中央政府便緊急下令將它改建成主要廢棄物處理場,才使這棟古蹟得以倖然保存。

總共兩百九十七層不算高的大樓中包含了一號焚化爐、第三核化廠及人造石油煉造廠,地處邊垂的東13區就算是發生爆炸也影響不了中央行政區的運作,由此可見它在某種程度算的上是可拋棄式的功能性建設。

一百四十九樓平常是被鎖上的,就是為了防止居住在附近的窮人跟遊民來偷拿回收物。法律明文規定所有廢棄物都是屬於只有政府可以經手處理的公有物,如果一般老百姓自行銷毀、轉賣或盜竊都是犯罪行為。

我所住的地方也是東13區,就在離南角大廈不遠處的兩百二十層低矮國民住宅。沒有中央空調的頂樓違章夾層;只要是遭逢吹東南風的日子都會聞到來自南角大廈廢棄物的惡臭。據說早年居民們產下的新生兒有些甚至還沒滿足月就被臭氣給燻致猝死,當然大多數人民並不在意,還善用地利之便做起廚餘中繼站的生意,也就是跟政府清潔員搶收中央區廚餘、餿水,再用不錯的價格轉賣給位於東11區的魚產養殖業者。而整個13區瀰漫的氣味就是最佳掩護,畢竟沒有警察會空閒到挨家挨戶釐清異臭的起始源頭是否真的只是垃圾造成。

我並不是從小就住在這邊,嚴格來說是去年才搬過來,從監獄搬過來。監獄的環境品質比這邊還好很多,有得吃有得睡,唯一臭味只有牢友的日常排泄物、或是毒癮發作的嘔吐物,不像這裡幾乎二十四小時都是無法呼吸的狀態。

當我知道離開監獄後可能會住到這棟國宅時,就在牢內靠特殊關係跟某人買了防毒面具,本來是回到家中睡覺或休息時才需要裝備,卻在最近不知不覺養成隨時戴著防毒面具的習慣。

要是當初沒有用半管嗎啡跟那個牧師交換防毒面具的話,現在應該早就死了,連舌頭都會吐出來。

下午一點十五分,南角大廈一百四十九樓會有大量剛在中央區收得的舊衣物堆放進來,我跟隔壁鄰居家剛滿十二歲的小女孩決定去偷點體面的衣服。
  
我帶著防毒面具與她從國宅第兩百一十三層東側直接連結南角大廈兩百一十三樓西側的管狀短天橋走過去,這時由天橋內的透明頂棚仰望可以看見還算寬廣的天空跟白雲,如果是在中央區內的話,三百樓以下的天橋都是看不到天空的,頂多只能窺見數條天藍色的細長直線。

  
中央區的高樓動輒六、七百層以上,大廈跟大廈之間的距離又都密集得五公尺不到,所以白天跟夜晚的差別對於處在較低樓層的人來說,就是一個抬頭可以看見天藍色的直線、一個不行,如此而已。

「我們進去南角大廈後要怎麼搭電梯下樓?那邊好像到第一百四十九層的電梯要有鑰匙才會開門,你要怎麼進去?而且我一點都不怕臭不奇怪嗎?那裡所有工作人員都帶著防毒面具...我沒有防毒面具...」小妹妹像在乞討什麼一般抬頭望我,極大的雙眼隨著緊張感飄忽泛濕。

 

「就算妳再擔心我也沒辦法把我的面具給妳,我的嗅覺能力還是正常的,再來,我並沒有要直接搭電梯到一百四十九樓,我要坐貨梯到一樓,然後從一樓搭到一百四十九樓的直達電梯。」

她聽完我的回答立刻停下腳步露出極度驚訝而愚癡的表情,連上下嘴角都合不攏。

這是可想而知的反應,大部分老百姓一輩子中都不曾到過任何地方的一樓,也就是『地面』。他們對『地面』的狀態因為不甚了解而恐懼,而且到了地面就再也沒有回去的案例比比皆是,要說那邊有食人怪物或連結黑洞的奇異點存在他們也會相信,這就是現在一般民眾對於地面現實狀態的最大認知範圍。

上個世紀已開發國家知識份子暗自期待著國際政局混亂和能源危機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發生,所以紛紛組成環保團體、人權團體恐嚇著開發中國家的人民。如果世界運轉就真的如同他們所預言的變壞,這些人也可以長嘆一聲而自豪地說:「人民為何不聽我們的建議?」可惜過了一百多年地球居然好的很。陸地面積減少導致摩天大樓建設興起,人類的空間移動概念從平面轉變為立體直線,然後世世代代離地面越來越遠。

 

到最後在這個祥和且政局穩定的社會中,科學家拼命發展火星觀光計畫,向外探索第二個銀河與機率不到千分之零點一的外星生物蹤跡,地面轉變為被淡忘而遺棄的深闇海溝,只有從事黑市交易的不法分子才會巧妙利用這三不管地帶。有趣的是,低俗、善妄想的平民老百姓和科學家對於酷寒神秘的地面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就算他們此生都未見過地面街道的樣子也沒人會產生好奇心。人類已經有數千年文化歷史都在地面寫成,現在小學生也可以用幾個簡單的物理現象名詞把地面處境輕蔑地帶過,又危險又無趣的領域當然不會有人來碰觸,理智與恐懼愈趨肥皂劇化,真實與感悟便逐漸擴散消失。

人只要對不了解的事物而恐懼,都會露出相當愚癡的表情,看起來很有趣。

「南角大廈的一百四十九樓跟地面有直達電梯是為了要丟棄完全無法再利用的垃圾,每天下午四點半會有幾個工作人員把一些醫療廢棄物拿去地面堆放整理,然後在五點半之前完成工作回到樓上,等到天黑時地面就會自然消毒。所以在其他時間內一樓到一百四十九樓的直達電梯不會有任何人使用,」

就算是每天進出地面的少數垃圾清潔員也不可能離開南角大廈底座方圓十公尺之內,因為一旦迷路,天黑時就會被環境自然消毒而消失。

「我們頂多會遇到一樣知道這個方法的人,不過我大慨都認識。」我在面具之下流露出充滿自信的微笑。

抬頭仰望天橋透明頂棚,看見光亮的線狀天空使我更確定挑在這個大中午行動絕對是萬無一失,以往難以記數的經驗也都是這樣行竊成功。小妹妹過度緊張的情緒令氣氛顯得些微不自在,可喜可賀的是這種壓力從不在我的認知範圍內。


走過天橋進入南角大廈並沒有任何警衛或是保全系統封鎖,放眼望去盡是相當寬廣的光明大廳,很多剛吃完午餐的清潔員收拾完善正準備回到工作崗位,仿大理石材質地面被員工綁在鞋外的防塵布套擦的發亮,雖然這層是已做好異味防治系統的辦公中心,但準備上班的員工都已經預先佩戴好防毒面具;匆匆忙忙地往同個方向快步走去,所以兩百一十三樓大廳此刻是處於某種程度上混亂的狀態,像尖峰時刻的中央車站。

小妹妹緊跟在我身後顯露出相當慌張的神情,我順手推了她一下提醒她要跟我保持適當距離;要不是這邊大部分人都帶著面具,我和她身上所自然散發的濃膩惡臭一定會令人起疑。我們居住的那棟國宅當初只是因為地利位置之便而造成這種非法行業興盛,現在那邊已經比南角大廈臭得多了,還生出一大堆像她一樣喪失嗅覺能力的後代居民。

從天橋口進去後靠左直走就會到搭乘一般電梯的地方,所有員工也都是往那個方向群體移動,視線延續到底可以看見一整排二十幾台紅色外露鋼筋的高速載重電梯,最左邊以單邊拉門式開啟的那一部就是低速貨梯,可以乘載足足十噸重。各電梯口分派了很多警衛在幫忙指揮維持秩序,員工也依序排隊搭上;大家在愉悅地相互交談之下並沒有發生任何推擠衝突狀況,這情景規律到像是一群不知自己即將坐上進入戰場前線列車的新兵,人人都愚笨和諧地天真嬉笑 ...more

 
 
吃人的街
定價260元.sudu價205
★完全架空的現代,歐陽靖的偽科幻小說
當地面成為冷寂不見天日的闇黑空間,入夜後,自然消毒機制及大樓升降即將開啟...
哀豔是童年
定價230元.sudu價182
★入圍2008年台北國際書展小說類大獎
誰不曾想像死去自己最愛的人? 有誰敢於承認,這想像底下,其實暗藏了期待...
西夏旅館
定價640元.sudu價506
★榮獲2008時報開卷十大好書「中文創作」獎
盜夢者在沙上造字。召喚猶有愛、話語、回憶與故事的歲月靜好,夏日煙塵。旅館無處不在...
 
 
本活動商品價格與商品頁不符,請依購物車結帳金額為準。本公司保留更換等值贈品之權利。
讀者服務專線:886-2-2265-1491 Copyright©2009 sudu.cc.成陽出版股份有限公司.舒讀網www.sudu.cc :讀者服務信箱